365bet官方网站 > 365体育备用网址 > 《南极之恋》在南极感受的风,和东北不同

《南极之恋》在南极感受的风,和东北不同
2020-03-23 20:04

图片 1

图片 2

赵又廷、杨子姗主演剧情长片将上映,新京报专访导演主创揭秘初次尝试极地拍摄

剧组人员在南极吃工作餐

电影《南极之恋》改编自吴有音的小说《南极绝恋》,故事中,一位“土富帅”与一位女科研专家坠机事故后被困在南极的一个废弃的科考站里,凭借有限的食物与每天出门寻找资源度过了75天,并产生了彼此相依的爱情。据导演和片方透露,以往所有和南极有关的电影,包括《南极大冒险》《南极料理人》在内,都没有真的跑去南极实拍。除BBC纪录片等纪录科普影像外,《南极之恋》是第一部在南极实景拍摄的故事长片,赵又廷也成为第一个登陆南极拍摄剧情长片的华人演员。吴有音表示,有机缘去南极取景,拍摄的镜头自然不能妥协,他并没有透露全片在南极拍摄的比例占多少,表示要让观众看完去一探究竟。但原定在南极拍摄的所有的镜头数量,在原计划的基础上还超额完成了三分之一。新京报独家专访导演、制片人、演员,揭秘在南极拍摄电影的点滴。

《南极之恋》 在南极感受的风,和东北不同

企鹅带来了拍摄的惊喜

独家对话赵又廷

电影《南极之恋》改编自吴有音的小说《南极绝恋》,故事中,一位“土富帅”与一位女科研专家坠机事故后被困在南极的一个废弃的科考站里,凭借有限的食物与每天出门寻找资源度过了75天,并产生了彼此相依的爱情。据导演和片方透露,以往所有和南极有关的电影,包括《南极大冒险》《南极料理人》在内,都没有真的跑去南极实拍。除BBC纪录片等纪录科普影像外,《南极之恋》是第一部在南极实景拍摄的故事长片,赵又廷也成为第一个登陆南极拍摄剧情长片的华人演员。吴有音表示,有机缘去南极取景,拍摄的镜头自然不能妥协,他并没有透露全片在南极拍摄的比例占多少,表示要让观众看完去一探究竟。但原定在南极拍摄的所有的镜头数量,在原计划的基础上还超额完成了三分之一。新京报独家专访导演、制片人、演员,揭秘在南极拍摄电影的点滴。

赵又廷在乌斯怀亚登船去南极

不是最苦的一次,是最凶险的一次

独家对话赵又廷

电影《南极之恋》改编自吴有音的小说《南极绝恋》,故事中,一位“土富帅”与一位女科研专家坠机事故后被困在南极的一个废弃的科考站里,凭借有限的食物与每天出门寻找资源度过了75天,并产生了彼此相依的爱情。据导演和片方透露,以往所有和南极有关的电影,包括《南极大冒险》《南极料理人》在内,都没有真的跑去南极实拍。除BBC纪录片等纪录科普影像外,《南极之恋》是第一部在南极实景拍摄的故事长片,赵又廷也成为第一个登陆南极拍摄剧情长片的华人演员。吴有音表示,有机缘去南极取景,拍摄的镜头自然不能妥协,他并没有透露全片在南极拍摄的比例占多少,表示要让观众看完去一探究竟。但原定在南极拍摄的所有的镜头数量,在原计划的基础上还超额完成了三分之一。新京报独家专访导演、制片人、演员,揭秘在南极拍摄电影的点滴。

新京报:去极地拍戏之前有什么心理建设?

不是最苦的一次,是最凶险的一次

独家对话赵又廷

赵又廷:也没什么特别的心理建设,大概两年半之前我看到了剧本,很喜欢,又看了小说,难得告诉公司“这个本子,我要”,得知真的要去南极的时候欲罢不能。整个拍摄4个月,因为你不了解南极,也不会觉得有什么生命危险。我知道肯定会吃苦,从《痞子英雄》开始我就走为角色放弃一切的路,对我来说经常连拍三天不睡觉不算什么,这不是最苦的一次,而是最凶险的一次。

新京报:去极地拍戏之前有什么心理建设?

不是最苦的一次,是最凶险的一次

新京报:凶险主要表现在?

赵又廷:也没什么特别的心理建设,大概两年半之前我看到了剧本,很喜欢,又看了小说,难得告诉公司“这个本子,我要”,得知真的要去南极的时候欲罢不能。整个拍摄4个月,因为你不了解南极,也不会觉得有什么生命危险。我知道肯定会吃苦,从《痞子英雄》开始我就走为角色放弃一切的路,对我来说经常连拍三天不睡觉不算什么,这不是最苦的一次,而是最凶险的一次。

新京报:去极地拍戏之前有什么心理建设?

赵又廷:就像去程的路上我们搭飞机大概用了30多个小时到了乌斯怀亚,然后大概坐了5天的船前往南极。这艘船几乎每时每刻都以50度的角度晃着,就像在床上睡觉会不断滑到另一端,晕船、呕吐是常事,到了南极的那一刻,放眼望去全是海和冰,就像真的到了天堂,很神圣、很壮观。晚上科考站一些同事都要求我们不要出门乱跑,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暴风雪。例如我们听说别的站还有从一个楼走到另一个楼就迷路的人,隔天早上会在2km外找到他,结果他已经冻死了。

新京报:凶险主要表现在?

赵又廷:也没什么特别的心理建设,大概两年半之前我看到了剧本,很喜欢,又看了小说,难得告诉公司“这个本子,我要”,得知真的要去南极的时候欲罢不能。整个拍摄4个月,因为你不了解南极,也不会觉得有什么生命危险。我知道肯定会吃苦,从《痞子英雄》开始我就走为角色放弃一切的路,对我来说经常连拍三天不睡觉不算什么,这不是最苦的一次,而是最凶险的一次。

新京报:经常不断听到这些故事会有些担心吧?

赵又廷:就像去程的路上我们搭飞机大概用了30多个小时到了乌斯怀亚,然后大概坐了5天的船前往南极。这艘船几乎每时每刻都以50度的角度晃着,就像在床上睡觉会不断滑到另一端,晕船、呕吐是常事,到了南极的那一刻,放眼望去全是海和冰,就像真的到了天堂,很神圣、很壮观。晚上科考站一些同事都要求我们不要出门乱跑,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暴风雪。例如我们听说别的站还有从一个楼走到另一个楼就迷路的人,隔天早上会在2km外找到他,结果他已经冻死了。

新京报:凶险主要表现在?

赵又廷:在南极的人总是很云淡风轻地谈,似乎他们把生死看得很淡,我倒不会很担心,但影片拍摄的难度确实比在平常环境中要大得多,除了极端的天气,还有设备的简陋,在南极不会出现摇臂和轨道,就三脚架和改装的很多小型跟踪镜头。比如说我经常一个人走着走着,走了半个小时离大家非常远,听着对讲机跟我说你不用再走了,我转过头来看“你们在哪里啊”,就是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里,很难定位,也分不清东南西北。

新京报:经常不断听到这些故事会有些担心吧?

赵又廷:就像去程的路上我们搭飞机大概用了30多个小时到了乌斯怀亚,然后大概坐了5天的船前往南极。这艘船几乎每时每刻都以50度的角度晃着,就像在床上睡觉会不断滑到另一端,晕船、呕吐是常事,到了南极的那一刻,放眼望去全是海和冰,就像真的到了天堂,很神圣、很壮观。晚上科考站一些同事都要求我们不要出门乱跑,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暴风雪。例如我们听说别的站还有从一个楼走到另一个楼就迷路的人,隔天早上会在2km外找到他,结果他已经冻死了。

■ 花絮

赵又廷:在南极的人总是很云淡风轻地谈,似乎他们把生死看得很淡,我倒不会很担心,但影片拍摄的难度确实比在平常环境中要大得多,除了极端的天气,还有设备的简陋,在南极不会出现摇臂和轨道,就三脚架和改装的很多小型跟踪镜头。比如说我经常一个人走着走着,走了半个小时离大家非常远,听着对讲机跟我说你不用再走了,我转过头来看“你们在哪里啊”,就是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里,很难定位,也分不清东南西北。